为什么他还没有来,请善待胖纸

图片 1

为什么他还没有来?为什么他还没有来?
关于这个问题,我也曾经问过很多遍,不同时期有过不同的答案。
以前的很多个夜晚,我和雅妞在广深两地的小公寓里互发短信,我们用同样的一句话安慰彼此:他的白马坏了,他在路上了。
我们也不知道这个究竟

图片 1

为什么他还没有来?

南都讯没了大表哥马修,你还会继续追《唐顿庄园》吗?对于这个问题,曾信誓旦旦说“不”的朋友们,请直面自己属于少数派的现实吧!《唐顿庄园》第四季本周回归,尽管大表哥已经不在,该季首播集却创下了高达9
50万的超高收视!这一数据意味着有15%的英国人在当晚收看了此剧!这不仅比第三季首播集860万收视高出了将近100万,更是刷新了英国季播剧首播集最高收视率的纪录!据统计,首集的分享率高达39.6%,瞬间最高收视则达到1050万,超过了第三季首播集的最高峰值9
6
0万!这对于连失几员大将、一度传出不予续订消息的《唐顿庄园》剧组来说,着实是一大利好消息。那么,没了大表哥,唐家屯到底还有哪些精彩故事可以看呢?●特约撰稿
吴糍糍

图片 2

1

关于这个问题,我也曾经问过很多遍,不同时期有过不同的答案。

没了大表哥,大小姐终于要掌管唐家屯了!

以前的很多个夜晚,我和雅妞在广深两地的小公寓里互发短信,我们用同样的一句话安慰彼此:他的白马坏了,他在路上了。

第四季是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拉开帷幕的。夫人的贴身女仆奥布瑞恩居然招呼也不打,就在夜色中悄然离开了唐家屯,让府中上下乱成了一锅粥。奥布瑞恩的离开令《唐顿庄园》又失去了一个重要角色,加上上一季因难产而去世的三小姐希玻,以及圣诞特别篇中因车祸而撒手人寰的大表哥马修(好吧,我们知道这些角色其实都是因为演员辞演才被写成去世或离开的),这唐家屯上下怎不好一个凄凄惨惨戚戚!也许因为预见到观众都会舍不得大表哥,编剧朱利安·费罗斯聪明地安排了整整一集的时间,借助大小姐玛丽的境遇,表达对他的哀悼之情。在这一集里,尽管其时大表哥已去世六个月,但玛丽依然坚持穿黑衣,不苟言笑,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,令观众看得心都痛。不过痛心之余,唐家屯依然要面对因大表哥的去世而带来的一个现实问题,那便是庄园继承权和管理权的归属。按照法律,大小姐和大表哥的儿子将成为顺位继承人,但孩子还小,唐家屯亟待有人接替大表哥,履行管理职责。这个人将会是玛丽吗?她将继续推行大表哥在世时所作的改革举措吗?她将和身为老派绅士的父亲在庄园管理事务上产生矛盾吗?这些都还是未知之数,但可以看到的是,在这一集的末尾,玛丽已从丧夫的悲伤中走了出来,脱下丧服换上礼服,能够和前来唐顿的客人们侃侃而谈了。

我们也不知道这个究竟是不是真的,哪个姑娘没怀疑过自己以后会不幸福呢?谁也没有真正笃定过,关于爱情。我们能确定的只有自己。

2

一阵没见过面的姐姐跟我说,那年她已经不年轻了,所有人都怕她嫁不出去了,可是他还是来了。她对我说,不要害怕,他会来的,只是早或者晚而已。

没了大表哥,二小姐终于有漂亮衣服穿了!

我也有过很多的疑惑:我怎么会知道就是他呢?万一我错过了他怎么办?这世界上会不会根本就没有那个他?

这一集中,二小姐的惊艳出场简直论证了死掉一个胖纸的重要性。在短短一个小时里,二小姐就至少换了六套衣服!从小清新的日常便装,到鲜红、孔雀绿的礼服,连首饰的搭配也比以往精心了好多。对此网友调侃,“死掉一个胖纸,省了布料,所以终于可以给二妞做好看的衣服了是么!”还有网友继续吐槽,“真的不是充话费送的么?”“是相亲网站V
IP会员独享的吧!”调侃归调侃,但这个角色在这一季里即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是肯定的。眼下的唐家屯,死的死走的走,剩下的净是鳏寡孤独,二小姐身上却充满着可能性。她与出版人新男友正打得火热,对方甚至表示愿意为了她放弃英国国籍,加入德国国籍,好与现任妻子离婚。感情路屡屡不顺的二小姐能否终获安定?想必这是一个极大的伏笔。而二小姐在这一集中的穿着,不仅反映了她的心情,还反映了时代。在唐顿庄园里,她穿的都是浅色系或暗色系,但到伦敦和男友见面时,她穿的则是和肤色颇为相称的鲜艳色系,看起来神采飞扬。当时正是1922年左右,充斥着爵士乐与纸醉金迷的20年代正在徐徐展开,以往只能在自家用餐的伊迪斯,头一回来到饭店里在大庭广众下吃饭,她还与男友公开亲吻,这些在当时可都是稀罕事。

这些答案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给人带来一种莫名的恐慌。有时候,因为这恐慌,我们会莫名的答应一个丝毫不想去的约会,结果最后落荒而逃,自尊在那刹那丢盔弃甲。因为这恐慌,我们会以为某些人渣某些烂桃花就是真命天子,于是百般讨好,低到尘埃,最后自尊爆发,才清醒这位爷原来只是个打酱油的配角。

3

他到底在干什么?如果他真的会来,为什么不早到一点呢,为什么要让我们忍受孤独、脆弱、卑微、虚伪、落寞,都不敢再奢望会有一个人会真的出现。

没了大表哥,唐家屯的勾心斗角还将继续!

前天我用感冒中的浓重鼻音,边拿纸巾边擦鼻涕的同霸占沙发的南方小姐说:他总是会来的,在他没来之前,你就好好走你的路就好了。不要因为莫须有的纠结去折腾自己的人生。

没有了大表哥,唐家屯的悲欢离合、勾心斗角也还将继续,而这一直以来也正是《唐顿庄园》的制胜法宝。

她问我,他真的会来么?是的,他真的会来,只是很可能是你完全没有想到的一个他而已。

在第四季开头,编剧便精心埋下了几个定时炸弹。首先是大管家卡森的旧日老友。身陷救济院的他写信向卡森求助,后者却怒不可遏地将信扔掉,对其置若罔闻,休斯太太却“多管闲事”地将他接了出来。其次是接替奥布瑞恩的贴身女仆,竟然是曾经在唐顿打过工、但因行为不端而被休斯太太赶走的埃德娜。这些新角色将与唐家屯各色人等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,也将是该剧值得期待的部分。

可是他真的来了的时候,你们是否准备好了看到他的双眼,你们是否准备好了放下过往偏见好好接受一段全新的感情,你们有没有一颗真正能享受细水长流的心。

当我不再是十二公主,而是T太太的时候。当雅妞不再是雅queen,而是M太太的时候。当丸子小姐变成L太太的时候,当MISS小蜜变成F太太的时候。

我们回头看,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会嫁给这个男人。

我记得第一次见T先生,本来说好的地方。中途他发来一条短信说,那里太远了,能否改到一个就近的地方,反正我就是地铁多坐几站。如果是你,这样的男人你是不是会马上PASS。

丸子小姐刚认识L先生的那会,他还沉浸在异地恋的纠结当中,无数个夜晚她像知心姐姐一样安慰着这个男子。回头跟我说:我真的不知道对他有没有感觉,他可是个胖纸,我从来没喜欢过胖纸。

雅queen去见M先生的时候,正处在对接二连三烂桃花的伤心失望中,对和老同学相亲这种戏码一点也不感兴趣。

可是就是这样狗血见面的剧情,居然成就了最后的终成正果。

很多姑娘总以为他就是那个命中注定的人,会有那样美丽的出场,会踩着云彩在那一刻闪瞎你的双眼,又或者是衣带飘飘潇洒的让你恨不得冲上去抱住他的大腿。

STOP!梦想总是丰满的,现实却是骨感的。

你以为你应该配的是一个多金有品味的大叔么?不。高档西餐厅、音乐会、欧洲旅行这种对大叔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,或许可以拯救你的公主梦,但却绝对拯救不了你的人生。

你以为一副装B像藐视人生的文艺男青年才能触摸到你的灵魂么?不。谈谈风月,聊聊村上春树,挑剔一下咖啡是不是够高级,这种装B事件如果你涉世未深就算了,如果你已经老大不小,还躲在文艺里不愿意面对真实的世界,那还是擦亮眼睛赶紧醒来先拯救自己的灵魂吧。

你总希望遇到一个懂得在什么剧情就演什么戏码的他。不。在你期待的时刻紧紧搂住你,在你伤心的时刻懂得逗你笑,能咆哮的说出肉麻的表白,永远眼中只有你,永远只想和你在一起。如果现实都是这样,那谁还用去看电视剧,那谁还会去买小说。完美的人,永远不可能在现实中出现。

那个他,或许贱的你咬牙切齿,就像王小贱一样,损人不带脏字,没有什么大出息,也不儒雅贵气,他只能在生病的时候递一杯热水给你,只能在你身边陪着你在每一个平淡无奇的夜晚。

那个他,或许真的其貌不扬,没有标准的身材,不时尚也没什么品位,就是只愿意看着你穿的美美的,自己却穿着三年前的T恤衬衣。不会嫌你不够性感,每天都希望早点回家,每天都只想抱着你入睡。

那个他,或许不够有钱,没有房也没有车,但是他不抱怨也不愤怒,默默奋斗,为了让你过上更好一点的日子,忍受了许多的辛酸却不愿意说。他很想说,再等等我。可是他不敢,他只能尽可能对你好,但如果你能遇上更好的,他也可以放手让你走。

这就是平凡人生里的平凡事。

我们大多数的人都将这样平淡走完一生,我们只能一起把自己的人生慢慢从50分、60分走到70分、80分、90分。这样的人生有什么不好呢?为什么一开始就希望做到90分,那剩下来的时光用来做什么呢?

这一生还有那么的长,比你们想象的都要长的多。

我时常回头觉得,我这样平凡的一个人,五六年的时光居然也遇到了这么多的人、这么多的事,发生了如此多的转变。往后的二十年、三十年我都想象不到会发生什么,好期待呢。

可是你们呢。

有一次雅妞在我家,我们一起看电视相亲。看到主持人说女嘉宾才20岁的时候,她忍不住跳起来说:天杀的,这个年纪干什么不好,也学人来相亲。

你们的人生已经被社会和舆论绑架了,但是你们却决然不知。天知道,你们还将错过多少值得遇到的人或事。

有一首歌叫《爱的代价》,张艾嘉唱过,李宗盛唱过,梁咏琪也唱过。

什么叫爱的代价,代价就是:走吧,走吧,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。也曾伤心流泪,也曾黯然心碎,这就是爱的代价。

他在哪?他什么时候会来?管他呢?我还有大把时间可以好好体验人生。你来了,我们就一起走。你不来,我边玩边走,也总是可以走到最后的。

PS:最近听到许多人跟我说一句话——有一种女人,嫁给谁都幸福。雅妞也曾经跟我说,我们俩就是百搭品。所以,很多时候真的也不是说你够好,就能遇到。真的还是要放宽心。

拿一句学术的话来说:难道还不允许概率这件事存在啊。

文/十二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