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吾国王舍身护鸽,梵施国王舍弃口粮

西吾国王舍身护鸽

梵施国王舍弃口粮

西吾国王舍身护鸽

佛教故事:梵施国王舍弃口粮

释迦牟尼佛曾有一世示现为颇具威力之西吾国王。当时帝释天即将面临死堕之苦,已现出种种死相。他悲哀说道:“世间佛法已经隐没,菩萨也不再住世。我如下堕,又将皈依谁?”痛苦、焦灼之际,一天人名布修嘎玛者闻言答道:“人间有位西吾国王,一直心地稳固、精进不懈地行持菩萨道,不久之后,他定会成佛。若你前往皈依,你所有之一切恐怖障碍均可得以遣除。”帝释天颇感怀疑地问道:“他是否是真正大菩萨?我俩还是亲自看过之后再下结论。你不如变现成一只鸽子,我则变为一只鹞鹰。你前往西吾国王那里寻求庇护,因我在后面一直猛追不舍。此人是否真正证悟真谛,那时自可见出分晓。”

久远之前,释迦牟尼佛曾有一世于印度鹿野苑为梵施国王。当时他以佛法如理如法治理国家,并令国民富裕、安乐,且远离病苦、灾荒、战争。国王喜行善法,又具大慈悲心,并常行布施。

布修嘎玛为难说道:“大天王,对如此之大菩萨,我们只能恭敬供养,又岂能损害?做这等为其带来麻烦、伤害之事,实不应理。”帝释天则劝解他说:“我们又不是以害心欲加害于他,此种观察就如冶炼黄金一样。如欲了知菩萨本来实相,对其就理应试探、检验。”

后来整个国家遭遇百年不遇之灾荒,众人饱受饥荒之苦,以致全国上下宛如一饿鬼世界。民众此时都来祈求国王,国王便将国库所有财富集中起来,又命精于算术之人仔细算计、筹划,最后国人平均每天每人可分得一口粮食,国王则可享用两口。

布修嘎玛只得答应变成鸽子,帝释天则立即变成鹞鹰,一直紧盯鸽子不放,试图将之捕于爪下。就在鹞鹰即将逼近鸽子之时,鸽子慌不择路钻到西吾国王腋下,恳请救其一命。

但当时有一婆罗门却被漏算掉,于是国王就将自己口粮匀出一口分与他,如此一来,梵施王也与普通民众相同,每天只食用一口粮食以维持生计。

此时鹞鹰也飞到国王跟前说道:“这只鸽子本是我囊中之物,我现已饥饿难耐,请速将鸽子交出。”国王则以悲悯心说道:“凡皈依我之众生,我发愿定不舍弃他们。因此,我绝不会将这只鸽子交给你。”鹞鹰冷笑道:“你自谓救护一切众生,但却连食物都不肯送还我,难道我不包括在一切众生之列?”国王诚恳解释说:“我送你其他肉食用,不知你能否满意?”鹞鹰继续刁难说:“那也可以,只不过我一定要吃新宰杀动物之肉。”

帝释天了知此事后深感怀疑,为观察国王行为真伪,便以婆罗门形象来此国土。正当梵施王将欲午餐时,婆罗门便向其讨要所余之一口粮食。梵施王毫不吝惜,他宁可舍弃生命,也要将自己口粮布施与婆罗门。结果连续六天,国王都未曾进食。但他看到其余众生都有口粮可赖以维生,便一直欢喜充满。

国王闻言心中暗暗思索:杀一众生以布施与它,如此死一个、养一个,此种行为怎能应理?除我之躯体以外,凡有生命者无一不热爱自己肉身。想到这里,国王拿起锋利刀子就割下自己大腿肌肉,欲以此方式拯救鸽子性命。鹞鹰则紧追不舍地说:“若你真欲救其性命,那就必须给我等同于此鸽重量之身肉,因此需将你所割下之肉过秤称重。”

帝释天亲眼目睹了梵施王所行之常人难行、难信之事,便现出原形对国王说道:“你真乃众生无畏怙主,你如此苦行令我欢喜莫名。从今日始,你可派人广宣,令整个国土全部做好播种准备,我即在七日内降下能生长粮食之雨水,你之国民皆可因之而耕种、犁地。”

国王即刻取来杆秤,将鸽子与自己大腿肉称量比较,结果发现自己大腿身肉根本不够分量。国王于是又割取自己肋下肌肉与其他部位肉块过秤称量,结果还是难抵鸽子重量。西吾国王最后站起身来欲将自身全部压在秤上,但因身肉已大半割舍,故而无法起身,并且终因体力难支、流血过多而致倒地昏厥。

大众得知后都按其所说做好一切准备,其后果然天降雨水,饥荒也即告消除。最后粮食喜获丰收,人们安居乐业。

但当国王经历很长时间终于苏醒后,他仍自我谴责道:“我之肉身从无始以来直至现今,都只能在三界轮回中感受诸多痛苦,根本无法成为获取福德之因。现在实在应该抓住机会、精进布施而不应懈怠。”国王于是便以顽强毅力爬上杆秤,且以欢喜心由衷说道:“如今,我布施大愿已圆满实现,真乃善妙无比。”

另外,久远之前,释迦牟尼佛曾有一世成为具寂国王,恒以大悲心布施一切自己所有之财物。他甚至建有一专供布施使用之场所,将饮食、衣物、珍宝等尽皆布施与众生,王妃、太子、民众各个皆得以满其心愿。

此时,大地六次震动,色界天人来至西吾国王面前虚空中。他们看见大菩萨不顾惜生命、以身体厉行苦行后,皆感动落泪,泪水似倾盆一般从天而降。天人又降下花雨以为供养,帝释天也现出原形。他问国王道:“你为何要如此行事?你所求又为何?你有无生后悔心?”

国王尽管以福德如是满众人所愿,但悲心切切之国王仍然想到:我以广大福德能满臣民所愿,不过却未能满足动物、畜生之愿望。不如将自己所有财富全都布施与包括旁生在内之一切众生。国王如是下定决心,并最终想到:我亦应将自己身体布施与广大众生。

西吾国王之回答与前文吉祥部国王等人行布施时,面对同样问题所做之回答无有两样。最后以其未生后悔心之谛实力,国王身体又恢复如初。

具寂国王随后就前往苍蝇、蚊子聚集之地,以自身鲜血喂饱此类众生。帝释天得知这桩事后,为观察真伪,就变现为黑老鹰欲啖国王眼睛。国王了知黑老鹰目的后无畏说道:“若你需要,可随意挖去。”

释迦牟尼佛又曾有一世示现为另一西吾国王,恒以自身所拥有之一切布施给所有众生以满其所愿,特别对病苦者,更是关爱有加。

帝释天为再试国王布施诚意,就又变现为一婆罗门前来索要国王眼目,国王痛快答应道:“我身体上下可全部布施与你。”帝释天闻言即现出身相,且感叹敬佩不已。

此时有一已遭众多医生舍弃之可怜病人来到国王面前,请求西吾王道:“祈请国王慈悲助我治愈我所患疾病。”国王赶忙唤来众多医生为其诊治,但医生们在做过检查后均说:“此人之病已很难用药物治疗,如果有一人从降临人间开始,一生都未曾对众生生过嗔恨心,则以此人之鲜血和以青稞汤,连续给病人服用六月方能使疾病痊愈。”

又久远之前,释迦牟尼佛曾有一世示现为青莲王宫所在城中、如天女一般最美丽之女子,此颜貌端妍之美女恒喜利益众生、饶益有情。

国王于是四处打探,但均未搜寻到如此之人。国王不觉心生一念:不知我自己是否从未生起过嗔恨心?不如先去问问姨母。国王便先向姨母打听:“我以前是否对众生生过嗔心?”姨母回答说:“孩子,从你到我怀中之后,我自己都未曾生过任何嗔恨心,又何况是你。”国王又跑到母亲那里询问:“我以前是否对众生生过嗔心?”母亲回答他:“从你降生到现在,我都未曾对众生生过嗔恨心,更何况是你。”

此地后逢大旱,滴雨未降。正当众生遭受毒日炙烤时,美女恰逢一极度瘦弱女人因饥渴至极而正欲啖食其子。美女见之如剜身肉,她对女人说:“大姐,做此种世间最恶毒之事实不应理。”女人已大略了知美女心态。就为其概述自己所陷困境,然后无奈说道:“我现在只能以自己孩子为食。”美女对其处境深感悲悯,竭力为其讲述不应食亲生骨肉之原因。怎奈女人答以“不吃实在不行,因我确已饥饿难忍”,美女便自我寻思:如我回家为其取食,在我未返回前,恐其因太过饥饿已将其子食毕。我若将孩子带离,母亲恐亦会饿死,这可如何是好?美女左右思量,最后定下决心:眼见众生可怜如此,我必须用自身血肉以为布施。

国王听后非常高兴,心想这下我可以放心布施。于是他便对医生说:“你们可速速抽去我血,以给那名病人治病。”众医生均不敢答应,国王便决定自己动手。他日日从血管中自抽鲜血,并将之装入器皿中,与青稞汤混合后喂与那位病者。

此时女人则对美女说道:“你居留于此,叫我如何敢食自己孩子?你还是尽早离开吧。”美女听罢,坚定、果敢地对女人说:“如你有刀,则马上用刀割取我身肉即是。”说完,美女就拿过利刃自己割下两只如金瓶般乳房。割掉之后,她几近昏死过去。

所有与国王关系亲密之眷属知道此事后均痛哭哀伤,而其他地方民众有些则议论纷纷道:“国王为一人就舍弃如此多之众生,恐非如理。”他们甚至还因此而讥笑国王。

美女随后跌跌撞撞向自己家摸索而去,丈夫见她所穿戴之华丽衣服、珍珠饰物均已被鲜血浸透,便立即从坐垫上起身追问原委。妻子向丈夫讲述了自割乳房之前后经过,并再三说道:“此女人真值得人怜悯,她已接近饿死边缘,你尚应该布施与她一些饮食。”丈夫即按其吩咐如是照做。

等病者完全康复之后,国王身体已成千疮百孔,并彻底丧失所有体力。后来承天人加持,国王体力才得以大致恢复,基本可以生存下去。待那人病好后,国王又将五座大城市交予他管理。

对此等稀有难闻之事,众人纷纷议论道:“美女之布施行为,若无大悲心之人士断不可能行持。”丈夫就以谛实力发愿道:“若确实无人能行此难行之事,则愿她身体恢复如初。”言毕,美女身体即刻完好如前。

众人听说后均感稀有,他们纷纷问此人道:“闻听西吾王对你有大恩惠,此事当真?”

帝释天知道此事后心想:美女能舍弃自身一切,如此行持定会永留芳名于人间。我不如将其带往天界,做我妻子。如是思维后,帝释天就幻化成一婆罗门降临人间,并伪装成一乞讨者来至美女家门前。美女见之后说道:“你可随意取用你所需要之饮食。”婆罗门并未索要食物,他只对美女说:“你因布施乳房已令自己美名传遍整个世界,如此行事,莫非希求转生天王所居之天界?”美女则回答说:“我只希求无上菩提。若我所言真实不虚,则愿以我话语真实力立刻使我转为男身。”随其结束发愿,美女立刻变为美男,帝释天只得失落而返。

谁料那人却翻脸不认人地说道:“国王从未施恩与我,他之丑恶鲜血倒在地上,送与别人又有何稀奇?”结果刚刚如是说完,这人之家居房舍立刻燃起大火,一切财物尽皆焚毁无余。

此男子之相貌仍为男人中庄严伟岸者,众人皆称呼其为俊男。而当地国王又无太子,众大臣协商过后便公推俊男为太子,他们一致说道:“俊男具足国王所需一切庄严之相,他乃继承王位最合适人选。”

《白莲花论 释迦牟尼佛广传》麦彭仁波切 著 索达吉堪布 译

众人后来待因缘成熟便为其行加冕大典,推举俊男当上国王。国王也如理如法以佛法治理国家,令众生都能安居乐业、国土风雨顺时、国家繁荣昌盛。

国王后于狮子宝座上庄严说道:“我以布施异熟果报成熟而令大家如是幸福安乐,不过此乃为布施果报之花朵呈现,未来布施果报之最终实现,则定会令我等皆得成佛。为此,大众都应精进守持戒律、广作布施。”国王以如是开示令臣民皆行持十善道。

此外,久远之前,释迦牟尼佛曾有一世成为一商人之子,名为月光。月光财富多如多闻天子一般,且素来喜行布施。月光又于众多善知识前听闻诗学等很多论典,并全部精通,因此而得以令自己智者美名传遍整个世间。

月光上师有眷属五百人,一日对月光说道:“看你悲心如此强烈,恐怕有人索要你性命,你也会欢喜奉献。”月光则回答说:“乞讨者对布施者恩德方为广大,因此若有众生需要我生命,我为何不能慈爱此等众生?为何要吝啬而不施与他?”

众人又问月光:“你行布施是否为得到天王或转轮王果位?”月光坦言道:“我对所有轮回中之不稳固、有漏安乐皆不欲取,我只为度化众生而希求无上菩提。”众人闻言,啧啧赞叹一番后相继离开。

后有一次,月光大尊者为满足所有乞讨者愿望,便手执利刃思量:我应用自身血肉满足旁生所愿。想毕即手持钢刀、蜂蜜、酥油等物,在亲友未发觉时,趁晚间悄悄来至尸陀林。月光首先观察尸体,如此观修后,他已灭尽对自己肉身之贪爱。随后就开始以刀割取自己身肉,与蜂蜜、酥油混合后喂给寄居于尸陀林中诸众生。蚂蚁及许多禽鸟开始挖食他眼睛时纷纷问他:“我们吃你眼睛之时,你有无痛苦?”月光回答说:“若我眼睛对谁都无甚利益,此才为最可痛惜之事。如其它众生能通过我之布施而得到利益,我才会生欢喜心。”蚂蚁、禽鸟等便满其心愿,将之身肉啃啮一空。

第二日亲友寻其踪迹来至尸陀林,看到此种景象后,便问尚存活、但已奄奄一息之月光:“你何以至此?”月光便向其讲述了此中经过。众人听后皆感痛心,月光父亲及一些亲友当场昏厥过去。

月光后来圆寂之时,亲友均痛哭哀悼。他们将月光尸骨以火焚烧,完毕返家时,天人开始奏出乐曲,并撒下鲜花。

释迦牟尼佛又曾有一世变为一婆罗门,等婆罗门死后又转生为美目帝释天。当时整个赡部洲出现疾疫,人们身上长出种种疮伤,任谁也无法治愈。众人因无怙主而痛苦万分,就纷纷祈祷天神、龙王。

帝释天了知此种情况后生起悲心,便变成一帝巴动物来至人间。天人则到处宣流一种声音:“所有病者若食帝巴肉,则可解除自己一切痛苦。”人们于是蜂拥前来割取帝巴肉,而帝巴身躯却无增无减。

后来,赡部洲众生所患疾病全部得以痊愈,大家在尽享安乐时便集中在帝巴身边。众人感恩说道:“你遣除我们疾病痛苦,我们该如何供养?”帝巴马上显露出自己帝释天真实身相,然后告诉众人说:“我根本无需你等承侍,我只希望诸位能断除杀生等十不善业,以此作为对我之最大供养。”众人全部按其吩咐行事。

结果,所有食帝巴肉之众生无一堕落恶趣,且全部转生三十三天,并在三乘佛法中得以成熟善根。佛经说,菩萨在获得法身时,能以种种方式幻化出各种身相利益众生,他们已无任何分别执著。同样,菩萨法身亦无迁变、生灭。

另外,释迦牟尼佛曾有一世化现为胜利王子,他对射箭等技艺非常精通。国王去世后,他继承王位,更加勤行布施,让人民普行十善。此等行持令众生死后多得以转生善趣天界,以至于天人越来越多。众人皆知此为国王令臣民行持十善道所感得。帝释天为验别真伪,便以幻化身相向其索要血肉,而他则把自身血肉尽皆布施。后帝释天搜集医药为国王治疗,国王身体便又恢复如初。

《白莲花论 释迦牟尼佛广传》麦彭仁波切 著 索达吉堪布 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